service tel

18954958735

站内公告:

本律师不提供免费法律咨询

+86 18954958735

+86 18954958735

临沂市兰山区北京路东方慧景

您的当前位置:首页 > 法律常识 > 公司法务

最高法院公报:实际出资人要想由“垂帘听政”走向前台,还需过这关

更新:2018/9/6 10:20:27 来源: 公司法权威研究 783次浏览

裁判摘要

有限责任公司的实际出资人与名义出资人订立合同.约定由实际出资人出资并享有投资权益,以名义出资人为名义股东,该合同如无合同法第五十二条规定的情形,应当认定为有效。实际出资人有权依约主张确认投资权益归属。如实际出资人要求变更股东登记名册,须符合《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司法》第七十二条的有关规定。

案例简述

2007年3月14日,原告张建中、被告杨照春签订合作出资协议约定,原、被告共同出资1238万元,以被告名义受让绿洲公司61.75%股权,其中被告占43.77%;原告占17.98%。原告同意所有出资(或股权)登记在被告名下,股东权利由被告代为行使。原告应于2007年3月15日前将出资款360.499万元汇入被告指定账户。

2007年3月28日,原告、被告签订补充协议约定,被告确认原告已经按约向被告支付360.499万元,实际持有绿洲公司17.98%的股权;双方同意代为持股的期限为三年,自2007年3月28日至2010年3月27日止;代为持股期限届满后30日内,被告应将股权变更登记至原告的名下,相应手续依法办理;若因绿洲公司其他股东提出异议或其他事由导致变更登记无法完成,则被告应以市价受让原告的股权或将代为持有的原告股权转让于第三方并将转让款返还于原告;

2007年4月15日,被告杨照春出具确认书,确认收到原告张建中的360.499万元出资款。

2008年11月25日,被告杨照春出具承诺书,承诺于2009年2月底前将原告张建中实际持有绿洲公司17.98%的股权变更登记至原告名下。

2009年5月15日,绿洲公司核准登记,绿洲公司股东为被告杨照春、马卫忠、曹兆军等十四位自然人和南京中船绿洲机器有限公司。

原告请求判令确认原告为绿洲公司之股东,持股比例为17.98%并履行相应的股权变更登记手续;或判令被告向原告支付前述股权等值之金额(暂计)400万元;

《中华人民共和国最高人民法院公报》2011年第5期(总第175期)判决摘录:

原告张建中因与被告杨照春发生股权确认纠纷,向上海市静安区人民法院提起诉讼。上海市静安区人民法院一审认为:本案中,争议股权虽应为原告张建中所有,但原告并不当然成为绿洲公司的股东,被告杨照春在代为持股期限届满后,为原告办理相应的股权变更登记手续,形同股东向股东以外的人转让股权。按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司法》(以下简称公司法)第七十二条第二款、第三款的规定,股东向股东以外的人转让股权,应当经其他股东过半数同意。股东应就其股权转让事项书面通知其他股东征求同意,其他股东自接到书面通知之日起满三十日未答复的,视为同意转让。其他股东半数以上不同意转让的,不同意的股东应当购买该转让的股权;不购买的,视为同意转让。因此,被告为原告办理相应的股权变更登记手续,应当由绿洲公司其他股东过半数表示同意。

审理中,法院在绿洲公司张贴通知,并向绿洲公司部分股东发出通知,说明根据公司法有关规定,如绿洲公司股东对原告张建中、被告杨照春之间的股权变更登记有异议,应按规定收购争议的股权,并于2009年12月31日前回复。嗣后,马卫忠等八位股东(过半数)同意股权变更登记。因此,张建中、杨照春之间股权变更登记的条件已经成就,原告要求被告履行相应股权变更登记手续的诉讼请求,符合事实与法律依据,应予支持。

实务分析与律师建议

1、实际出资人为了最大限度的维护自己的合法权益,一定保留好证明自己是实际出资人的证据:

①实际出资人与名义出资人之间签订的代持股协议;

②实际出资人已经按照代持股协议履行了出资义务,如银行打款凭证、名义出资人收到款的凭条或确认书;

2、为了将来便于显名,实际出资人还要注意保留好参与公司管理的权利的证据:

①参与股东会的证据,如出席股东会的通知、签名等;

②其他股东知道自己实际出资人的证据,如股东名册;

3、其实从公司治理层面看,实际出资人与名义出资人权益之争,实质上仍是公司股权控制权的争夺,所以对实际出资人来说最重要的将代持股协议你定的详细而且尽可能的周密,防止出现漏洞,有机可乘,当然最好由专业律师把关再好不过了。

法条链接

《公司法》

第七十一条 有限责任公司的股东之间可以相互转让其全部或者部分股权。

股东向股东以外的人转让股权,应当经其他股东过半数同意。股东应就其股权转让事项书面通知其他股东征求同意,其他股东自接到书面通知之日起满三十日未答复的,视为同意转让。其他股东半数以上不同意转让的,不同意的股东应当购买该转让的股权;不购买的,视为同意转让。

经股东同意转让的股权,在同等条件下,其他股东有优先购买权。两个以上股东主张行使优先购买权的,协商确定各自的购买比例;协商不成的,按照转让时各自的出资比例行使优先购买权。

公司章程对股权转让另有规定的,从其规定。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司法》若干问题的规定(三)

第二十五条 有限责任公司的实际出资人与名义出资人订立合同,约定由实际出资人出资并享有投资权益,以名义出资人为名义股东,实际出资人与名义股东对该合同效力发生争议的,如无合同法第五十二条规定的情形,人民法院应当认定该合同有效。

前款规定的实际出资人与名义股东因投资权益的归属发生争议,实际出资人以其实际履行了出资义务为由向名义股东主张权利的,人民法院应予支持。名义股东以公司股东名册记载、公司登记机关登记为由否认实际出资人权利的,人民法院不予支持。

实际出资人未经公司其他股东半数以上同意,请求公司变更股东、签发出资证明书、记载于股东名册、记载于公司章程并办理公司登记机关登记的,人民法院不予支持。

延伸阅读

实际出资是取得股权权益的必要条件。

案例1 上诉人范晓红因与被上诉人孙平、孙某、山西朔州万鑫煤业有限公司股权确认纠纷一案最高人民法院(2016)最高法民终696判决书摘录:

(二)关于范晓红是否已经完成证明其享有案涉煤矿股权的举证证明责任的问题

经查,范晓红所称其对案涉煤矿115万的前期投入、向岳美美借款200万元用于投资,以及出资委托朔州市煤炭设计研究所做出的煤矿改制期间整体煤矿设计资料及图册,在二审期间其并未提交新证据证明该事实成立。范晓红称东山坡煤矿是通过其努力才得以保留;通过其做工作,朔州市平鲁区农村信用合作联社才向万鑫煤业公司发放贷款3538.6万元,孙平、孙某均不予认可,范晓红亦未提交证据证明该事实成立。本院对范晓红的该部分上诉理由不予采信。一审判决以范晓红不能举证证明其对案涉煤矿实际投资及做出相应贡献为由,驳回范晓红诉讼请求并无不当,范晓红无权主张享有案涉煤矿50%的股权以及由此带来的收益。

案例2再审申请人深圳市兴华骐水业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深圳兴华骐公司)因与被申请人济南迅华传媒广告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济南迅华公司)以及一审被告、二审被上诉人威海海澄水务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海澄公司)、一审被告威海海孚环保工程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海孚公司)股权确认纠纷一案,最高人民法院(2013)民申字第389号判决书摘录:

深圳兴华骐公司受济南迅华公司委托设立海澄公司,其500万元注册资本均由济南迅华公司支付。海澄公司成立后,两位董事吴稼祥、杨红梅虽就该公司的股权分配问题进行过磋商,但终究未达成一致意见。济南迅华公司依据海澄公司设立之前与深圳兴华骐公司之间签订的《委托投资协议》以实际出资人身份要求确认享有海澄公司股权有事实和法律依据。因深圳兴华骐公司又支付给济南迅华公司100万元,据此,二审法院根据查明事实,确认济南迅华公司享有海澄公司80%股权并无不当。


站内声明: “本网站是非营利性网站,旨在宣扬法律意识,交流执业学习心得。网内部分文章来自其他网站,只做为交流学习之用,相应的权利均属于原权利人。如权利人认为不妥,请来电或来函说明,本网页随即停止转载和使用。谢谢合作!”

业务范围

立即在线咨询 关闭

版权所有 孙堃      电话:18954958735   地址:临沂市兰山区北京路东方慧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