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rvice tel

18954958735

站内公告:

本律师不提供免费法律咨询

+86 18954958735

+86 18954958735

临沂市兰山区北京路东方慧景

您的当前位置:首页 > 成功案例

冯某诉葛某民间借贷纠纷案

更新:2019/6/14 17:52:15 来源:孙堃律师 1381次浏览

冯某诉葛某民间借贷纠纷案

临沂市兰山区人民法院(2017)鲁1302民初10687号案

临沂市中级人民法院(2018)鲁13民终3746号案

临沂市兰山区人民法院(2018)鲁1302民初12396号案

 

案件当事人:

原告(二审被上诉人、重审原告):冯某

被告(二审上诉人、重审被告):葛某

第三人:李某

 

案情经过:

案外人系赌场经营者,第三人李某在其经营的赌场放贷。被告葛某在葛某成龙经营的赌场内赌博,因资金不足,向第三人李某借款,并向李某出具借条,载明借款27万元。李某将该债权转让给原告冯某,冯某向人民法院提起诉讼,主张被告葛某支付借款27万元及利息。

 

被告葛某认为其所借款项均已偿还,但均没有留存收到条,便委托孙堃律师代理案件,希望得到法律保护。

 

孙堃律师代理案件中,依法申请将债权转让人李某追加为本案第三人。

 

孙堃律师一审代理意见:

一、答辩人与涉案债权转让人李某不存在真实、合法的债权债务关系,被答辩人起诉无事实依据。

答辩人与涉案债权转让人不存在经济往来,也不存在真实、合法的借贷关系,答辩人对该笔债务不予认可。结合一般人的交易习惯,以现金形式出借27万元明显不符合常理。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第二条和《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民间借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规定》第十九条之规定,被答辩人应当举证证明借贷发生的原因、时间、地点、款项来源、交付方式、款项流向以及借贷双方的关系、经济状况等事实,以证明债权债务关系的真实性、合法性,否则应承担举证不能的法律后果,被答辩人的起诉也便缺失事实依据。

二、基础债权债务法律关系虚假,债权转让行为无效,被答辩人不具有诉讼主体资格。

前文已述,答辩人与李某之间并不存在真实合法的债权债务关系,其债权转让行为缺乏基础债权债务事实,即债权转让不存在转让标的,因此其债权转让行为无效,被答辩人亦不具有原告的诉讼主体资格,不享有合法的诉权。

另外,涉案债权转让人李某轻易将27万债权以21万低价转让给原告,该债权转让明显不符合常理,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民间借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规定》第十九条的规定,人民法院应严格审查,判断是否属于虚假民事诉讼。

三、本案系虚假诉讼,应依法追究相关人的法律责任。

本案中,被答辩人作为原告,起诉所依据的事实和理由明显不符合常理,而且答辩人与涉案债权转让人李某并不存在实质性民事权益争议,因此本案涉嫌虚假诉讼,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防范和制裁虚假诉讼的指导意见》的要求,应依法追究相关人的刑事责任。

 

一审法院认为:

本院认为,债权人可以将合同的权利全部或部分转让给第三人。本案原告冯某与第三人李某签订债权转让协议,将其享有的对被告葛某的债权转让给原告冯某,并将该债权转让协议通知了被告葛某,该债权转让行为符合法律规定,本院予以确认。原告冯某与被告葛某之间据此形成新的债权债务关系,被告葛某应向原告履行偿付债务的义务。经查明,被告葛某在债权转让前已偿还第三人李某114000元,故本院将该款在涉案款项中予以扣除,据此,本院认定被告还应偿还原告的款项数额为156000元。故原告要求被告葛某偿还剩余借款156000元的主张,符合法律规定,本院予以支持。对于超出部分,本院不予支持。原告主张的利息过高,依法应调整为以156000元为基数,自2015年11月10日起按年利率6%计算。

一审法院判决:

一、被告葛某于本判决生效之日后十日内偿付原告冯某人民币156000元及利息(利息以156000元为基数,自2015年11月10日起至实际给付之日止,按年利率6%计算);

二、驳回原告的其他诉讼请求。

 

被告葛某对一审判决结果不满意,为维护其合法权益,委托孙堃律师继续代为上诉。

 

孙堃律师代理上诉意见:

一、一审判决认定事实不清,证据不足。

(一)一审判决并未查清借条所载借贷关系的真实性,亦未查清上诉人与第三人借贷关系的合法性。

上诉人认可存在非法借款,但不认可借条所载借款。《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民间借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规定》第二条第一款规定:“出借人向人民法院起诉时,应当提供借据、收据、欠条等债权凭证以及其他能够证明借贷法律关系存在的证据。” 本案涉案金额巨大,被上诉人并没有如此雄厚的经济能力,被上诉人因民间借贷纠纷提起诉讼,仅向一审法院提交了借条用以证明借贷法律关系存在,并没有提供资金交付的证据与借条相互佐证。一审开庭审理过程中,上诉人确实承认欠条是其书写,但始终否认欠条所载借贷关系的真实性、合法性。一审判决在没有转账凭证的情况下,直接认定了借条证据的有效性,认定事实不清,证据不足。

上诉人一审过程中提交的证据足以证明李某与葛某成龙存在合伙开设赌场的行为,李某在赌场内非法放贷,用以支撑赌场的资金运转,其本人也参与赌博行为。该放贷行为不属于合法权益,不应受到法律的保护。一审判决并没有查清借贷关系的合法性,却以非法的借条定案,应依法撤销一审判决,发回重审或改判。

(二)假设借款真实,一审判决认定借款本金、还款数额明显错误。

上诉人书写借条系事后补写,实际向李某借赌资16万,向葛某成龙借赌资7万,事后李某主张利息3万,葛某成龙主张利息1万,于是上诉人向二人书写借条27万。上诉人一审中提交的录音证据中,李某与葛某成龙承认在赌场内放贷10000,抽头400,即每放贷10000元实际放贷9600元。因此,上诉人实际收到的所借赌资为220800元。

上诉人与第三人通话录音中已提到上诉人给第三人一沓现金100000元,第三人对此也予以认可,一审判决并未对该笔还款予以认定,系认定事实错误。

二、一审判决适用法律错误。

《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二百一十一条第一款规定:“自然人之间的借款合同对支付利息没有约定或者约定不明确的,视为不支付利息。”从借条中显示,当事人书写借条并未约定借款利息,一审法院违反法律规定径行判决上诉人承担2015年11月10日起至实际给付之日的利息,与法相悖。

一审判决并未全部支持被上诉人的诉讼请求,却判决判定诉讼费全部由上诉人承担,违反法律规定。

三、一审判决严重违反法定程序。

(一)一审法院未向当事人释明申请司法鉴定的权利以及举证责任分配义务,违反法定程序。

上诉人已年过百半,并不懂得使用电子工具进行银行转账,仅有的还款凭证还是通过银行存款的形式。上诉人在一审中的抗辩主要以通话录音作为证据支持,录音中一笔10万的巨额还款已经得到第三人认可,但庭审中第三人却矢口否认。在此重大利益的权衡及重要证据的认定下,一审法院并未向当事人释明申请司法鉴定的权利以及举证责任分配义务,反而仅以对方不认可便对录音证据作出了否定性评价,严重违反了法定程序并侵犯了当事人的合法权益。

(二)一审法院应将本案移送公安机关立案侦查。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民事纠纷案件中涉及刑事犯罪若干程序问题的处理意见》第一条第2款规定:“审理中发现涉嫌犯罪,且该刑事犯罪嫌疑案件确认的事实将直接影响民事纠纷案件的性质、效力、责任承担的,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三十六条第一款第(五)项的规定,法院应裁定中止审理,将犯罪线索移送有关公安机关或检察机关,等待刑事程序终结后再恢复审理。” 上诉人一审过程中提交的证据足以证明李某与葛某成龙存在合伙开设赌场的行为,一审法院应依法将本案移送公安机关立案侦查。但一审法院忽视其开设赌场之违法行为,未经刑事案件确认便做出民事判决,程序违法。

综上,一审判决并未查清借贷关系的真实性、合法性,认定事实不清,证据不足,适用法律错误,严重违反法定程序。上诉人依法提起上诉,请求二审法院查明事实,判如所请。

 

二审法院认为:

一审认定事实不清、证据不足,适用法律错误。

二审法院裁定:

撤销原判,发回重审。

委托人葛某继续委托孙堃律师代理重审一审。

 

临沂市兰山区人民法院受理重审案件,开庭时向原告释明是否对录音申请鉴定,原告申请鉴定,后申请撤回对本案的起诉。

 

 

重审法院认为:

原告冯某申请撤回起诉符合有关法律规定,应予准许。

重审法院裁定:

准许原告冯某撤回对被告葛某、第三人李某的诉讼。

 

本案经历了一审、二审、重审,几经波折,最终委托人的合法权益得到了法律保护。民间借贷借款经常出现不打借条的情况,还款也经常出现忘记索要收据的情形,在没有转账凭证的情况下,具有很高的法律风险。本案委托人虽然最终胜诉,但是也被诉讼所困扰,因此,告诫人们,一定要留存好借条、收据的凭证。


业务范围

立即在线咨询 关闭

版权所有 孙堃      电话:18954958735   地址:临沂市兰山区北京路东方慧景